首页  »  剧情片  »  白衣侠女

白衣侠女

演员:江庚辰 寇占文 李俊峰 王美玲 贾平 李永贵 

导演:张华勋

类型:剧情片上映年份:1992

地区:大陆语言:国语

更新时间:2020-11-20 23:33:24

在线播放,无需安装播放器

播放地址③

在线播放,无需安装播放器

播放地址②

白衣侠女剧情介绍

白衣侠女是1992年由江庚辰,寇占文,李俊峰,王美玲,贾平,李永贵主演的大陆剧情片。

讲述了:出身武术世家的白莲教首领王聪儿有勇有谋,武艺超群。她正在与总掌柜王清、军师刘三槐商议起义之事,突然被清军包围,王跳下悬崖逃脱。清政府在全城张贴悬赏缉拿王的告示。聪儿随父假扮江湖艺人出城,却一路都被清兵暗中跟踪,他们意识到身边出了内奸,果真刘三槐正是内奸,刘自知死期已到,羞愧地上吊自杀了。王聪儿将追踪的清兵杀死,重新拉起大旗起义

作者:陈敏朱林枫王聪儿(公元1777年—1798年),湖北襄阳(今湖北襄阳)人,江湖艺人出身,因嫁给齐林为妻,又名齐王氏。参加白莲教起义后,她曾任义军总指挥,也就是八路义军统帅,是一个貌美如花,德行高尚,武艺高强,有勇有谋的女英雄、老百姓都称她“白衣侠女”。新中国建国后以她的事迹为原型创作了电影《白衣侠女》和连环画《白衣侠女》等。距今206年前,在楚、川、陕等省爆发了规模浩大的白莲教农民起义。起义以“官逼民反,反清复明”为号召,参加者多至数十万众,波及五省约150余州、县(厅),延续九年之久。清王朝为镇压起义,动用兵力十余万人,各地乡勇不下数十万;屠杀起义农民数以十万计;耗费军饷银二万万两。白莲教起义虽以失败告终,但它震动全国,沉重打击了清王朝的统治。白莲教农民起义的主战场在楚、川、陕三省。而陕西省又以兴安、汉中两府为中心。其中,汉中府属各州、县(厅)全部卷入,起义军的大多数营、号转战汉中,活动时间长达八年之久,与清兵鏖战的次数多且相当惨烈。一王聪儿白莲教农民起义发端于湖北荆襄地区,响应于川东、川北。陕西虽于嘉庆元年(1896)十一月在安康地区爆发了起义,但旋即被清兵镇压而失败。以姚之富、齐王氏为首的湖北农民起义军,因清军攻势强大,起义初夺取的城寨相继失守,于嘉庆二年初(1797年2月),便改用流动作战方式,向陕西、四川转移。是年十月,湖北义军从安康地区西进至汉中府属之西乡堰口、白沔峡、梭罗、柳树店一带。由此,拉开了义军转战汉中八年的序幕。起义军入西乡后,连续在堰口、白沔峡两战清军,互有损伤。西乡知县文在人带乡勇助阵。战后,姚之富、齐王氏为一军,高均德、王廷诏为一军,李全、樊人杰为一军,张汉潮、刘永泰为一军,翻越大巴山,连营二十余里,分队与追兵迭战,更番在前。清将军恒瑞带兵4000至汉中与陕甘总督宜绵夹击起义军。十一月,起义军因川北山高路险少人烟,故改变入川计划。决定从汉中南山地区,经褒城黄官岭、新集,至沔县、宁羌间涉汉江北上。于是,与清军展开入汉以来第二次大战:沔宁战役。起义军分路从褒、沔、宁间渡汉,而清军则严守褒城栈各渡口,一边截杀渡江者,一边派兵进攻南山中的义军,并在沮水设伏,夜袭已过江的义军,使义军损伤近千人。在宁羌州城外,清军向屯札在东山寺、南河坝等处的齐王氏部发动猛攻,2000余人战死,余部由天台山、二郎坝入罗村坝暂住。十二月,各路义军因汉中清兵云集,不能北上,分道入川。已过江的义军由长寨等渡口返回,又受到甫抵汉中的清将索伦所率骑兵冲杀。由于清兵追急,高均德部间道折回宁羌陕界,佯向广元与川北义军合队,引诱清兵向东南去,乘机趋广元栈道,北上汉北。齐王氏也由川北折回广元、宁羌间,与清兵战于黄坝驿。义军避敌锋入深山,与清兵周旋。清兵疲于奔命。清军明亮部原本追击齐王氏义军,但害怕高均德部东走兴安、湖北、河南,就舍齐王氏而追击高均德。齐王氏部乘机北渡。明亮被清廷夺世职,留军戴罪立功。 嘉庆三年(1798)正月,湖北义军再入汉中,全陕震动。北上的高均德部进兵城固、洋县一带,当地受压迫的农民纷纷加入义军,高部扩军至万余。旋与追兵明亮、德楞泰所率清兵在洋县金水铺冒雪激战。入夜又在鞍子沟偷袭清军营地,虽获胜,但又折损2000余人,转往五郎(宁陕属地)等地。另一路齐王氏、李全、王廷诏等马步兵2万余人,由川北转战至西乡,二月进兵洋县境,先遣前队分路涉汉,大队人马则由上游渡汉江北趋栈道,分二道由城固、洋县一带北山老林入关中,威胁省城西安。同时分兵2000助高均德,牵制清兵。三月间,起义军从关中经兴安地区,东进湖北。在郧西三岔河,齐王氏、姚之富所率主力严重受挫。齐王氏与姚之富陨崖而死,被清廷传首三省。其时留陕的高均德、李全、张天伦等,继续与清兵周旋于兴安、汉中等地,并发誓为齐王氏、姚之富报仇。三月下旬,义军阮正通等部由石泉分两路西走,其中一路直奔洋县、城固、南郑等地,在褒城鸡头关、沔县黄沙驿、景家塘、长寨、南郑牟家坝等处,数次与清军大战,四月入川。高、李率部欲回湖北,但被清兵阻截,折回五郎、洋县,引清军西向,寻机转楚地。由于清军紧追不舍,高均德部在五月初与追兵在洋县茅坪关西沟、褒城、南郑、城固、留坝马道等地多次激战后,分二队行动:一队北出凤县入甘肃界,途中在略阳与阻截的清军大战一场;一队奔武关,但在渡沔水时遭清军袭击受损,转奔宁羌巴山一带入川,与川北义军冉文俦、罗其清等会合。阮正通、李全等部也由南郑渡汉江入川。是时,由陕、楚转战来的各路起义军俱会于仪陇冉、罗大营(阮正通在南郑时,遭清兵提督王文雄部阻击受损)。其时,清军的领兵大员明亮、额勒登保、德楞泰、惠龄等移兵川东、川北,而陕督宜绵(后为英善替之)则陈兵川陕边界,防义军入陕,陕西巡抚秦承恩驻军汉中。是年夏秋,白莲教义军出没于川陕间。六月,阮学明部屯札西乡菩提河,受清兵柯藩部清剿,转往城固二郎坝。明亮率清兵赴西乡途中,在娘娘山与阮部接仗,起义军折损400余人,转四川。在西乡骆家坝驻扎的另一支义军,也被清兵明亮部逼入川境。七月二十日,义军张汉潮部在通江受挫后转战南郑县梅子坝一带,拟渡汉江。因清兵防堵严密,遂走西乡堰口至石泉,与尾追清兵恶斗之后,八月十三复奔西乡元滩子一带。清陕西巡抚秦承恩兵前往堵截,在倒庄子与义军遭遇。义军不敌,夜奔城固、南郑近江一带。清兵沿江防堵,张部走汉中南山。清兵游击苏维龙、南郑知县何振权带乡勇在郑家坝扼险截击。张部经小坝走川北南江县。张部的另一股阮正通部则东走西乡入川。十月,白莲教军西东两路攻汉中:西路,阮正通率部7000余人由川北进兵宁羌卦子山、西流河一带,清兵紧急调兵遣将,至宁羌铁锁关、褒城黄官岭一带防堵;东路,通江义军3千余人北上攻扑南郑哨凤楼、毛狗洞卡隘,未遂,翻山入城固,知县牟鸿骞带乡勇严守,以防义军渡汉江威胁县城。十月十一日,阮正通率部由西流河向东北进发,欲往甘肃去。至钢厂(南郑辖),与刚到的清兵王文雄部遭遇,两军迅即开战。义军战据钢厂对面的山梁,分两路向清兵压下,势甚凶悍。清兵也分两路用枪炮还击,义军抵死不退。在三名执大旗的头目牺牲后,才退回山梁,继续与清兵对峙,并密分一股人马,潜伏西路山沟,从半山突出抄截清兵后路。清兵发现后还以石块;王文雄带兵冲击义军大队,两军经过一场肉搏,均伤亡甚众。起义军翻过老林,东走。十二日黎明,阮部大队人马行至塘口子,见防守清兵鲍贵部人少,遂分三路直扑清军营盘。正在鲍贵难以招架之时,援兵赶到,抢占山梁,鸣炮放枪,阮部受到前后夹击。经过三个时辰的激战,义军撤出,南越老君山至红庙塘,向汉江岸靠近。此时,江边防守清兵甚少,汉兴道文霈等多集乡勇,树旗帜作疑兵。十三日晨义军派马步数十人到江边侦察,误以为有大兵防堵,加之王文雄带兵追来,大队未敢过江,由红庙塘东经法慈院至城固二郎坝、毛垭子。城固知县牟鸿骞带乡勇堵截,义军还是不得过江,遂走西乡贯子山、大巴关等地,与东路入汉义军会合。张汉潮所率义军,被清兵明亮部追击,继续转战川陕间。嘉庆三年十一月下旬,张部拟由川入陕。川北的龚建等带领千余人欲与张汉潮合,遭清军围剿未遂。另一股二千余人由樊人杰、唐大信、龙绍周等带领,十月中旬由川入西乡。十月二十三日从西乡观音碥向紫阳进兵,途中打死清副将德亮、外委梁伏、吴击魁等。十一月初,该部又在西乡与清兵激战一天。义军依仗人多势众,不顾枪炮,四面直扑,舍死抗击。战后撤往紫阳等处。清将军恒瑞赴陕,与陕督宣绵合剿张汉潮。十二月初,另一股义军自西乡罐子山向竹峪关转移,在铁溪河一带被追赶张汉潮部的清军明亮部截住厮杀,义军入老林南奔。是年十月至年底,进入汉中的各路义军人数达2.4万多人,但居无定所,或陕或川,四处转战。清军进剿兵力达数万之众,但战绩无多。为此,在继续增兵的同时,不停撤换领兵大员。至年底,以勒保代宜绵总统川、陕、楚、豫军务兼督四川,以明亮、额勒登保为副都统。宜绵回任陕甘总督;秦承恩罢陕西巡抚、交刑部议处,由永保代之;王文雄进陕西提督。然而白莲教农民起义的风暴依然难以平息,愈加猛烈。进入嘉庆四年(1799),清廷为镇压白莲教起义,采取了几项重大措施。其中最重要的是筑堡建寨,团练乡勇对付起义军。只是汉中府属各县在堡寨建设上迟于他处,团练乡勇虽有成效,但也较他府弱势。因此,川、楚义军继续转战汉中。其中由湖北入陕(主要活动于汉中)的张汉潮驻栈道以东洋县一带,张士龙驻栈道以西宁、沔一带,另有张天伦部(人称陕西“三张”),势力很大,是清兵重点围剿的对象。  是年正月二十六,在西乡五里坝一带活动的樊人杰、高均德、冉天元三支起义军与宜绵所带清兵展开激战。义军占据两面山梁,摇旗呐喊,从上扑向清兵,清兵凭借优势火力迎击,义军退守对面山梁。是夜二更,义军分路四面攻扑清兵营,斩获兵丁甚众,后撤往戴石川等处。二月初,另外几支义军李树、龙绍周、龚建等,在西乡分头活动。清将军恒瑞在南郑花石梁、毛狗洞堵截;王文雄在白沔峡与十二坝义军战,以顾茶镇江岸;刚在紫阳一带吃败仗的陕督宣绵赶回西乡防堵。其时,通江义军又逼近南郑。一时间,清兵顾东不顾西,万分吃紧,穷于应对。直至恒瑞带兵从四川赶回,驻南郑、城固防堵,才稍有缓解。当月,又有川北义军张映祥部由广元进至宁羌,恒瑞又赶忙追至宁羌堵截,旋闻另一支义军由南江切近南郑,又赶到青石关防堵。王文雄则在西乡紫阳间奔驰,兵力疲竭。四月份,樊人杰部由西乡至川东支援被清军围攻的张子聪部,后入川陕界山。张汉潮率众进抵五郎及洋县华阳等地。四月十七日在华阳痛歼陕西巡抚永保兵。接仗后,张部不顾连日奔波的疲劳,分数股冒着枪林箭雨,蜂拥冲杀清军大队,并与之搅杀一处,刀砍矛戳,连杀清军副都统衔穆克登布(与另一清将同名)以下将官十数人,兵勇死伤无算。是役义军大获全胜,永保因兵败撤职,逮京查办。战后,张汉潮军翻山越岭至留坝,阻断运输繁忙的北栈道,劫得大量清兵运川的军饷物资,拟入甘肃。清军后续物资被迫堆积凤县。后明亮带清兵追至,张汉潮未能入甘,走秦岭老林,向商洛、河南而去,栈道复通。明亮军继续尾追,但往往落后张部数十里之遥。是时,川北杨开甲等几支义军仍在广元、宁羌间活动,伺机北上秦州,后在清兵追剿下折返宁羌阳平关;另一支张士龙部亦由甘肃来,与杨部合,于五月渡嘉陵江,奔川北。当月,川东义军张子聪部转战西乡简池坝(现属镇巴)老林,冉天元部紧随其后,在川陕界与清军额勒登保部即战即走,时陕时川。川东张映祥部,一直在川北、陕、甘间活动,其它一些义军也以张映祥旗号活动,使清军捉摸不定,只有在三省边境奔突,穷于应命。清总兵富成与将军恒瑞在宁羌毛家山夹击张映祥,张走略阳入甘肃,并在徽县将追来的富成击毙。是年夏六、七月间,川北冉天元部屯西乡皮货铺。七月二十二夜分两路偷袭沙田坝景家坪的清军,败之。王文雄率兵来援,冉军撤往黄村。其时龙绍周由川北率军来援冉天元至黛池坝。正在追击冉天元的王文雄部赶往罐子山防堵。龙绍周、冉天元均退入川。另一支义军与齐家营(齐王氏部)又从川境入西乡东南的大祥坝,与清军额勒登保部相遇,交战后退走巴山老林。四年初,松筠代宜绵督陕甘,驻汉中。宜绵及原陕抚秦承恩因“纵贼陕西,遣戍伊犁”。宜绵所带兵由王文雄、恒瑞分领。八月,勒保因围剿义军不力而逮问治罪,由明亮代经略,总统军务。未几,明亮亦因剿张汉潮迟延被免职查办,由额勒登保代之。明亮曾在奏折中说,他从嘉庆三年九月追张汉潮,至四年二月,往来五省,所带兵由3000减至1000,无功可言。皇帝也斥责他:“三年官兵与贼何曾常接仗?不过随贼奔跑,徒耗兵力耳!”因此明亮被查办,后留军效力,将功折罪。九月,那彦成以钦差大臣领兵3000赴陕,代明亮剿义军。四年九月中下旬,张汉潮率主力由凤县入留坝,清军明亮、恒瑞带兵追剿。在留坝山、南江口一带,张部与清兵展开血战。转移途中,张部杀马骡塞山路,以阻追兵,翻老林走徽县。后转战至五郎江口,兵败,张汉潮牺牲。同月,樊人杰、龙绍周、唐明万等数路义军约8000人,继续在西乡鹿池坝至九陈坝一带活动,其中两路新近从通江来。清军王文雄部东挡西堵,焦头烂额。九月十二日,王文雄与游击关圣保、都司王耒用等从北、东、西三面进攻占据老鹰崖大梁的伍义兰、曾六儿两股义军。经激烈厮杀,义军分路退走。其中一路由星子山、高川往木竹坝、老渔坝去,直逼茶镇汉江岸,威胁西乡县城。在王文雄追兵的阻击下,该路于十八日退至牛岭山。值夜黑风雨紧,义军将士直扑王文雄部,激战一夜,使之遭重创。次日黎明,义军又分三路下冲清兵大队。王部亦分三路迎击,枪炮齐放,但起义军悍不畏死,恃众冲杀。自寅至未,经六个时辰的血战,清兵伤亡惨重。义军亦有百余名死伤,趁胜转往风香园一带,与龙绍周部合。樊人杰、唐明万等路屯聚黄村十二坝,攻破西路双泉子卡隘,击毙都司吴经国及数百守卡兵勇,转往钟家沟。九月二十六,樊部又由西乡私渡河趋城固天明寺,拟渡江北去。因清兵防守较严,于二十八、九日转往南郑牟家坝、红庙塘及褒城黄官岭,准备从南郑、沔县过汉江。由于清军王文雄部提前赶到新集一带防堵,并在瓦子岭于义军接仗,樊人杰受伤。义军放弃过江计划,南下巫山垭、双宝寨、高家岭等处,又遇汉兴道文霈带乡勇堵截,遂返折西乡私渡河,以图再攻洋县、城固等地。陕督松筠急由凤县赶回汉中,并请调回兵千余来汉,守褒城、沔县一带。城固、南郑、洋县知县亦督乡勇守汉江,防樊人杰、唐大信等北上。在安康地区活动的辛聪、张天伦等数路先入川,后又转回西乡南部的五里坝一带,同时,川东的鲜大川、苟文明部进入西乡西部庙坝一带。齐家营(原齐王氏部)、阮正隆、冉天元、高均德、马学礼等股也分三路向西乡、紫阳等地进兵。高均德部行至放马场地方(在今镇巴南部),被德楞泰部偷袭,损失较大,退走盘头山。又与德楞泰军据山激战,高家营(高均德部)排枪齐放,推乱石飞下如雨,击毙清兵甚众,数次打退进攻的清军。清军则分头扑上山,义军且战且走一百二十余里。十月初六至川境大川市地方,高均德及其叔高成杰被俘,押送京城处死。  是年十月,各路义军大会西乡,清军德楞泰部随后追入西乡。龙绍周、樊人杰、唐大信等仍在西乡境内,十月初在上高川、红庙子、堰口等地与清军数次接仗,互有胜败,下旬由龙池场、大池寺、简池坝一带入川。十月二十四日,起义军张天伦部六七千人由巴山老林下山,经旧司河、大坝关转往钟家沟一带,拟走褒城县黄官岭。清军立即数路阻截,义军从大安邦扑过牧马河,屯大爷庙山,奋力抵抗追击的清军。在与清军的混战中,义军头目张士龙手持长矛,力敌不已,接连刺毙十数名清兵。大群清兵围攻张士龙,后被乱箭射杀。白莲教首之一的刘学仁被俘。张牺牲后,义军转入巴山老林。其他先后到西乡的还有冉天元、高天升、马学礼等部。各路义军在汉中、兴安转战月余,有的入楚、有的入川,至年底,又大部入陕。十二月,由于川北寨勇守御严,高天升(高二)、马学礼(马五)、杨开甲、辛聪、王廷诏等数路义军约1.8万人翻越川陕界山老林,进入城固、南郑、沔县、略阳等地,欲渡嘉陵江入甘肃。义军分两路前进,一路由王廷诏率领,约六七千人,于十二月二十二日由沔县阜川逼官庄,距县城仅三十余里,势欲过江。清兵副将韩加业等带兵迎击,相持一夜。二十三日,该路义军全数从砖洞子向官庄进发,满山遍野,势不可挡。接仗后分两翼,绕后山从上压下,将清兵勇冲乱,并四面围杀,毙韩加业及把总马兴礼、高腾蛟、马云龙、守备麻允光等数十人,兵勇伤亡更多。清兵王文雄等从新集等地赶来救援,为时已晚,义军转往沮水铺、七里沟一带,奔略阳与另一路会合。另一路由高家营(高天升部)、戴家营、张家营等组成,约七、八千人,进至略阳栏马墙等地,边行边战,趋甘肃境。其时,龙绍周、唐大信等部2千余人亦从川东入西乡,击杀清军游击梁涣,所部也被歼灭殆尽。该路也将西走略阳,并威胁南郑、城固、洋县,尤其是汉中城。另,徐天德、鲜大川等部亦由简池坝至西乡鞍子沟一带,旋入老林,走渔渡坝一带入四川。清兵虽然严防死堵,但顾此失彼,高家营等渡白水江入甘肃。龙绍周等部在秦岭老林转战,后走安康等地。清军额勒登保部由川入陕,德楞泰由川北经汉中入甘肃围剿。那彦成拥兵数万在老林与冉学圣(张汉潮余部)周旋,数月无功。朝廷责令其与恒瑞等移师北栈,防义军入陕。二自嘉庆四年(1799)清廷调重兵围剿白莲教起义军以来,各路义军逐渐陷于困境之中。起义军仍然分散作战,无统一指挥,易于清军各个击破。从嘉庆五年(1800)始,转战汉中的起义军虽然众多,但随着汉中各属堡寨完善,地主武装团练强大,入汉清军越来越多,起义军在汉中屡遭重挫,许多重要首领牺牲。嘉庆五年(1800)正月,清廷调长麟为陕甘总督,松筠为伊犁将,仍留陕剿起义军;命额勒登保及驻汉中负责粮饷的陕西巡抚台布专司剿“陕贼”事宜。台布上奏说,其时汉江南北的起义军有苟文明、鲜大川、龙绍周、唐大信、杨开甲、辛聪等部。苟、鲜两部在清军庆溥等夹击下已入川;杨、辛等于正月二十六日入栈道后受阻东去。清军其时在陕南者,东部防安康一带,北部护川兵军饷于栈道,而石泉、洋县、城固、汉中一线数百里无兵防守,只靠团练乡勇,以壮声势。是时,鉴于陕西汉中等处堡寨建设总落后于形势所需,清廷下令陕甘等地督抚“严饬所属:山地则扼险结寨,平地则掘濠筑堡。”并加强团练防守(陕甘总督长麟于五年二月奏报:陕西省应办筑堡寨团勇的州县中,汉中所属即有南郑、略阳、宁羌、西乡、沔县、褒城、城固、洋县、凤县)。之后各县很快行动,至当年六、七月,堡寨已在汉中遍布,团练乡勇数万。  嘉庆五年三至五月间,转战甘肃等地的起义军先后回陕。清军王文雄兵扼守南栈之铁索关、新集各隘口,索费英阿兵分扼北栈留坝江口、方柴关各隘。起义军杨开甲、辛聪、张天伦部及张士龙余部东进镇安一带,清军额勒登保率追兵入老林,四天后才出华阳。起义军中的一部分由茅坪奔五郎。闰四月,杨、辛、张天伦等在西乡一带包围了清军恒瑞部,使其陷入绝境。旋因援军赶来,义军才北撤,复折西,留张汉潮余部3千人在后阻挡追兵,被清军杨遇春部杀伤众多。杨遇春紧追西去的杨开甲、辛聪等。五月在洋县茅坪追及杨、辛、张(余部),经一场混战,斩杨开甲。起义军大队西奔华阳,额勒登保追击之;后队东去四亩地(今属佛坪县),杨遇春率军追击。其时,冉学圣等部,从陕南东部转至栈道,并突破之逼秦州;高天德、马学礼部由甘入陕。额勒登保兵严防栈道。而那彦成则因高、马等部未被剿灭而坐罪降职。六月上旬,唐大信、龙绍周等部又至西乡大祥坝、节草坝一带,合攻魏家寨。前五日未克,后组织千余精壮战手劫寨,亦因兵勇防守严密未能凑效。龙绍周移师黑山大梁,伺机再战。当清兵乡勇进攻山梁时,义军突然冲出山林,使清兵措手不及,死伤甚众。随后,因王文雄派兵来援,义军转往山后万曲湾伏兵林内。六月二十二日,清军数路入山袭击,起义军撤往五里坝。而唐大信部则于六月十八日奔小祥坝。后两路皆入川东。七月初,在秦州一带的起义军分股向凤县一带进兵,欲穿过栈道走陕西东部入豫。由于清军在黄牛铺一带防堵甚严,起义军转往老林。高天德、马学礼及戴家营诸路合队南进。途经略阳木瓜桥,冲破清军营卡,毙清总兵札勒阿育。遂经沔县、南郑至西乡。是月下旬,高、马等部一万余人攻西乡堰口,威胁县城。提督王文雄带兵防守。七月廿四日夜,王文雄与副将鲍贵兵分三路袭击义军所屯梭罗关红土包子、王子岭及法宝山。山上义军抛巨石击打清兵,并分兵从旁边山沟突出,截王文雄后路;另一部分义军则出间道猛扑鲍贵队,王文雄急趋救援。山上义军乘势铺天盖地压下山,将王文雄兵团团围住。鏖战至第二天中午时分,马学礼部下马应祥举刀砍掉王文雄一只胳膊,王随即落马,又被马应祥用矛戳死。同时被击毙的还有副将鲍贵及都司、守备等武官29人,兵勇近千人被歼,横尸遍野。后被乡民就地掩埋,人称“官兵坟”。清军遭此惨败,震动不小,恒瑞立即率兵4千赶赴西乡。而高、马则转往别处,并数次冒清兵旗帜渡汉。图谋北进。八月,高、马部在南郑法慈院一带转战,于牟家坝南部郑家坝击毙游击苏维隆,歼其部。其时,转战甘肃阶州一带的冉学圣、张士龙(余部)、伍金柱等部亦折回陕、与辛聪、颜胜可等合兵进攻沔、略。额勒登保率清兵与冉学圣等战于沔县。因清兵在汉江以南防守严密,起义军在汉南山地老林活动。时在西乡的龙、苟、唐、张等路义军,劫清军白水洞兵粮,唐大信为寨勇所杀。九月,杨遇春、庆成入汉南小巴山。各路义军与高家营、戴家营合队,约4千余人,与清兵在山地激战,转往安康一带;马学礼、徐天德二部也走安康。清军额勒登保由汉中移师西乡,策应恒瑞等。时在栈道以西的伍金柱余部、伍怀志部及曾芝秀部,分前后两队走汉南。前队曾芝秀于十月十三日出栈道,走佛坪,入周至一带,后转往安康等处。后队伍怀志等趋留坝,九月十七日在磨刀石湾与追兵接仗,清军副将杨芳受伤,几乎丧命。伍怀志也受箭伤。伍部夜走占坝,至沔、略境内,与另一股义军合队,十九日屯甲鱼石地方。时山里大雪盈尺,清军追兵赶到,混战经时,伍部撤往金池院,转奔南山老林。一时汉江北、栈道西无起义军,防守栈道之清兵移防汉江沿岸,清军庆成、长麟严防南郑、宁羌,以杜起义军折回。至十月各路义军分布在川陕、陕楚边界,后被清兵逼入川境或楚境,而徐天德、王廷诏、高天德、马学礼等部则转战于西乡、洋县茅坪间,后亦入楚。十月下旬,入川的义军因清军围剿急,分路经略阳等地至西乡,在马家湾、狮沱河分别击毙清军副将海洪阿、守备双德。清军庆成部前去围追,义军半回川、半由白沔峡涉汉江转至留坝等处。在川北通江的颜胜河、杨开第等也回兵西乡。十一月初,川东、川北其它义军相继入陕南,欲渡汉北走。清军长麟部赴南郑、褒城、沔县防汉江上游,庆成屯西乡防汉江下游,德楞泰军驻汉中。清军再次大批云集汉江南北。  五年十二月上中旬,由湖北折转入陕的高天升等部进入汉北山地。樊人杰、冉天士、冉学圣、伍怀志等部合队,由洋县华阳东走,欲攻商洛。遭清军防堵,旋折返洋县,进至距县城三十里左右的观音堂、田家岭,探马直抵城下。城内清兵出城阻击,结果伤候补通判雒昂等官员,死伤兵勇130余名。清兵被迫退至城下防守。樊部由铁冶河等地西走马道驿,出栈道入武关河。年底樊部由宁羌入川。冉学圣等又走华阳,年底与高天升等入甘肃。其时,在川北南江县及川陕边界攻硐寨、与清军德楞泰等数次交战的辛聪、张士龙(余部)等义军数千人分五股撤至广元、宁羌间,欲合攻陕西卡隘,入南山地区。清军长麟部立即派兵严防南郑梅子坝、白岩河、巫山垭等要隘。十二月十九日,冉天元并杨开第部由南郑庙坝进发,攻陈家垭卡隘,未遂,由五里浸翻山而走。是夜,冉部分三路攻扑巫山垭清兵营盘,守营兵勇枪炮弓箭齐施,义军毫不畏惧,争先猛攻,杀伤众多兵勇。终因清兵顽强守御,未能攻下。另一路起义军在南江桃园寺、铁炉坝一带攻寨硐。清兵巫山垭都司带兵出卡围剿,起义军边战边走至南郑县南之岩房坪山梁。山上冰雪盈天,尾追清兵轮番进攻,起义军则据险顽抗,以石块砸向清兵。起义军牺牲500余人,首领李得阳被俘牺牲,余部撤往南江县境。是月,陈朝观、颜盛可等合兵由四川进至广元、宁羌一带,旋与辛聪、张士龙(余部)、阮正潮等合队,约7千余人,在川陕界山老林活动。另外,马学礼、高天德部因清兵追赶,再至洋县四亩地(今属佛坪)等处。高天升(高二)所率高家营在洵阳失利,高牺牲。清军德楞泰部移军赴陕。  嘉庆六年正月,高天德、马学礼、冉学圣等皆由南山地区分队西走栈道,伍怀志部留山内。清廷悬赏购徐天德、王廷诏、樊人杰三教首及高天德、马学礼等义军首领之首级,其余龙绍周、冉学圣、苟文明等许降免死,其擒斩者赏。是月,樊人杰、徐万富、冉天士等4千余人,由栈道南走宁羌、广元间,劫清军饷械,并冒清兵旗号欲过嘉陵江,为乡勇所扼,走仪陇。徐万富被清兵斩杀。二月初五日,高家营前队行至沔县黄沙驿、旧州铺,清兵杨遇春部已抢先至沔县,长麟兵扼鸡头关。清兵分左右两路夜伏旧州铺,击杀高家营数百人。高家营踩河奔元山子,边走边战,随分随聚,后结成三股,其两股自褒城华山沟、杨家河、李家咀直至南郑西南钢厂,二百余里路与清兵苦战十余次,又损失三百余人,清兵也死伤甚众。另一股走狮子沟,摆脱尾追清兵,翻七里碥山顶,与前两股合,从钢厂、毛垭子一带走庙坝。清军杨遇春紧追其后,并挑精壮马队二三百人急至庙坝设伏。高家营探知庙坝有伏兵,遂翻干沟,入黄洋河老林,继入南江境。清将杨遇春在追击中受伤。旧州铺一役,高家营损失甚剧,元帅贾志茂及先锋杨光第等牺牲。高家营后队也由马道驿,武曲铺等地入武关西沟,欲合前队。清军长麟赶至沔县黄沙驿防堵,另派兵至武关沟抄袭。高家营后队从略阳何家岩南下,至宁羌大安沟黄铜铺,行进中旋北旋西,毫无定向,以迷惑追兵。二月十三日夜,突出大安沟,奔胡家坝,避开清兵的前堵后追,急行二百余里,入老林。十五日至唐家坝,与清军追兵、乡勇遭遇,经一场苦战,其元帅胡仓海牺牲老教首马应祥(前杀王文雄)被俘牺牲。余部翻卦子山老林,走广元。高天德、马学礼部(即高家营)及王廷诏部在川北转战,于二月十六日夜进抵西乡巴山林、麻柳池一带。清军杨遇春部追及并激战于戴君岭、尖茶坪山梁老林内。义军首领王廷诏被俘,解京牺牲,余部复入巴山。月底,由王凌高率领的高家营后队转至南郑东南进攻花石梁卡隘,毙伤乡勇20余人,走西乡牧马河,与前队合,又与追兵杨遇春部据山力战。之后辗转于广家店、西河口(今属南郑),旋走松坪、白玉河一带。清军杨遇春等由法慈院、回军坝、天池子、西河口等处分头围剿,因这一带山高林密,阴雨连绵,难于得手。三月,高天德、马学礼与川境的陈朝观、魏学胜、颜盛可、辛聪等数千人分进西乡。其中陈朝观、魏学胜一股,分两队,由简池坝、红杨河等北上。其前队在细辛坝与庆成率清兵接仗,毙都司以下官兵数十名。后队则在倒水硐地方与清兵搅杀一处,清兵死伤众多;同时分兵阻劫清军锅帐,因援兵赶到,撤往洋县火地沟一带,并派哨探至城固苇子坝等地侦察。另,原在南山的高成杰余部,被清军逼出老林,进抵后畛子一带;伍怀志部于二月底到镇巴红水河一带活动,三月初五西走凤县进口关等处,四月初折返沔、略境内。五月份伍怀志被俘牺牲。三月下旬,冉学圣股起义军于留坝大败清总兵杨奎猷军,毙杨奎猷及副将以下数百,队伍扩至3000余人,骡马2000余匹,声势立时大震,给连吃败仗的各路起义军以很大鼓舞。是役后,冉部北走秦、陇。四月下旬又由宝鸡、凤县一带折回汉中的城固、洋县。四月二十四日,冉部骑兵数十至洋县城十余里的周家坎侦察,当天踩浅过汉江至黄安坝,继而走西乡。额勒登保带清兵急往西乡堵御,冉部进入巴山老林,五月与张天伦、曾芝秀等会合。清军杨遇春部突袭张天伦军,大部牺牲。张天伦亦在洵阳被俘。  嘉庆六年三月中下旬,高天德、马学礼起义军(高家营)转战于宁羌铁锁关一带。四月初一,尾追高、马部的清军杨遇春兵与高家营激战于铁锁关、二郎坝,生俘高天德(高三)、马学礼(马五)及其子等。高家营余部撤往略阳。清军长麟部紧追不舍,在略阳烟洞沟、道陵沟等地数战高家营。起义军复走宁羌,在茅坪沟与清兵接仗后南走广元。四月下旬,徐天德、樊人杰等股义军由湖北入陕兴安府地方,并与高家营合队,五月初走西乡堰口。五月十八日在转往紫阳途中,徐天德于任河新滩渡江时,船翻溺死。其时,川东的各路起义军也大多进至西乡、紫阳一带。起义军中较大的股如龙绍周、苟文明、戴仕志、曾芝秀、辛聪、冉学圣等皆被清军压缩于陕、川、楚边界,时陕时川,忽川忽楚,与清兵周旋。自嘉庆六年下半年始,白莲教起义军各股人数越来越少,总计不过2.4万余人。相对而言,清军兵力则数倍于起义军。加上各地堡寨完固,坚壁清野,起义军的处境更趋困顿。但转战汉中的义军依然较众。六月,清军统帅部于平利会议,对三省边界一带的起义军发起大规模围剿。其时龙绍周、戴仕杰等分为二路,戴仕杰一路入陕,清军额勒登保追之,另一路龙绍周率领入川。冉学圣股从川东走西乡,翻巴山老林,向通江空山坝一带转移。七月,清军杨遇春部追击冉学圣及张天伦余部、曾芝秀部翻大小巴山入川,起义军首领冉天士、王士虎在今镇巴简池坝被俘牺牲,其部被歼。八月,清总兵杨芳在西乡龙池场与另一支2000余人的起义军交战。义军不支,撤往老林。冉学圣一路由西乡等地于八月初三转至通江县空山坝,与齐家营、高家营余部会合,拟经程家坝、朱家坝(今均属南郑)转移南江、广元。齐家营先去陕西。八月初七冉学圣与高家营合队行至卢家湾地方(今南郑福成乡属),遭遇清兵突袭,队伍被冲散,冉学圣在跳崖逃跑时被清兵俘获牺牲,余部入陕,与姚之富子姚馨佐、高见奇、辛斗等率领的齐家营合,活动于宁羌卦子山及南郑南部山区一带。额勒登保督兵进剿,高、齐两营入川北,其首领之一辛斗在陕川交界的佛头崖受伤被俘牺牲。在通江碑坝(今属南郑)地区活动的李彬部,走西乡,与在该地转战的樊人杰、辛聪等部合拒清兵。旋高见奇部亦至西乡;苟文明、刘朝选、汤思蛟等由川北上西乡,因被清兵阻击,折回川境。清军在川陕界山及褒城黄官岭(今属南郑)等处严密布防,同时有数路追剿起义军。九月廿七日,龙绍周兵败平利牺牲。十一月初,苟文明与高家营、齐家营余部2000余人,骡马数百,由川北奔陕,初六日强渡嘉陵江上游之略阳河,赴阶州。清军庆成等部紧追其后,并令驻略阳一带的清兵严守白水江,以免苟文明等走川西。年底,各路起义军相继失败,只有苟文明、汤思蛟、刘朝选、李彬、樊人杰、戴仕杰等六股尚称大队,但每股人数约千余,均被逼入川境,加上在陕的零星起义军,总人数约一万余众。嘉庆七年(1802),清廷因起义军苟文明部在甘、陕、川间来去迅速,队伍又发展至3000余人,将追兵的将领或革职或降级。并命德楞泰为成都将军,专剿在川起义军余部;额勒登保以经略为西安将军,专搜陕西剩余起义军。正月,额勒登保驰赴西乡,防苟文明北走陕西,但苟文明还是由紫阳转战到西乡,由白沔峡夜渡汉江北去。额勒登保被降为一等男(原为伯爵)。苟部与续渡汉江的宋应伏部合队,败清军副将韩自昌兵。二月,苟文明与败出南山的刘永受部在华阳会合,越秦岭北上。宋应伏部则西走栈道。起义军皆徒步穿行于山林间,使拥有劲骑的额勒登保部一时无所适从。嘉庆帝为此将他革职留任,限六月内消灭起义军,并再次悬赏购起义军首领。苟文明在秦岭老林分三路散居,清兵以百、十人编为小队入山搜捕。七月苟文明被杀于花石崖。自此,陕西境内义军基本被清军消灭殆尽。只有苟文明余部少数人由苟文润、苟朝九分头带领,避过杨芳的追军,十月份转赴宁羌,与先到的宋应伏部会合,约200余人,再转汉南山地。十一月,清兵副将海常追击苟、宋部于西乡菩提河佛头崖,被击毙。清军杨遇春部移师宁羌、沔县,防川北义军入陕,并追击宋、苟部。额勒登保屯兵西乡,也防川北起义军余部北上。宋、苟在巴山一带收集残余起义军,重新组队入川。是年下半年,在湖北、四川的各路起义军余部相继被清军剿杀败北,历时七年的白莲教大起义落下帷幕。汉中境内起义余波未尽,还有部分义军延续活动近两年。三八年春,苟朝九,宋应伏起义军在通江、南江屡创清兵。在川陕老林,起义军诱清兵入林搜捕,突出格杀,毙清经略大臣额勒登保的得力部将穆克登布。该将率兵多次败起义军,杀害义军首领众多,为清军中与杨遇春齐名的骁勇之将,死时年仅30余岁。苟文明余部千余人在苟文润带领下,一直活动于汉江南北,不时击败防守清兵。是年四月,苟朝九部赵全友带300余人入陕,活动于汉江南岸,被清军额勒登保部击败,赵金友等入川,六月被杀于四川大宁。六月,在汉江以北山林中的起义军余部,在清军杨芳部的多次围剿下,仅存30余人,分散隐蔽。至此,汉中境内只有苟文润带少数义军余部时川、时陕与清兵周旋;苟朝九部也不时转战汉南。清军凯旋之后,额勒登保留将军兴肇总统西乡至宁羌一线防务;杨遇春总统西乡至安康千余里防务。其时,随着清兵各营相继撤走,如何处置随营的近2万乡勇就成为问题。清廷决定,乡勇每人给银五钱交回兵器,再给银二两资回籍。乡勇中有众多无业游民,十分勇悍,为无家可归的亡命之徒。他们为清廷死战多年,战后未得到妥善安置,愤怨难平,或流居山林,或与起义军余部结合,抗清图存。八年六月,清军杨芳部入秦岭山地捕搜起义军,苟文润率部突出杀死不少清兵后转往洋县等地。时有160余名乡勇入队,苟部扩至300余人,继续在山林中打击清兵。九月杨遇春率清兵由洋县入山,在红山寺、平溪河等地连战苟部。苟文润走西乡,与巴山老林中的起义军余部及四川来的乡勇500余人合队,击毙清军副将朱槐。原被清廷用以镇压起义的乡勇转而起义抗清,使清廷震动不小。苟部义军皆身经百战,行动敏捷,具熟悉清军号令及老林路径;居无定所,忽陕忽川,忽聚忽散,屡被围困又屡乘雾溜崖走脱;有的虽负伤亦力战不屈;义军中有不少人与清兵随营乡勇认识,每战临阵相诉委屈,按兵不动;清军派人去苟文润部劝降,为苟所杀。面对此种状况,围剿的清军一时“老虎吃天,无法下爪”。于是起义军在汉南、川北又活动近一年。直至嘉庆九年六月,清军德楞泰部在陕川交界的凤凰寨败苟文润部,苟文润亦于八月被部下赵洪刚杀害,降清受赏,余部解散。而苟朝九也于月内在南郑县被寨勇捕获牺牲,其部溃散。起义被镇压后,清廷诏令新任陕甘总督那彦成于边界“留心防范”,对山中潜伏的白莲教徒,勿再搜查滋事,“日久可自行潜消”。  白莲教起义军转战汉中八年间,每年都牵制清兵1.8万余人,累计约七、八万之众;乡勇也有数万之多。起义军虽未攻破县城,但也屡屡重创围堵的清军,击毙清军将领百十余名,兵勇无计,起义军伤亡也数以万计。汉中各县有大批农民加入白莲教起义军,被清军杀害的也数以千计。为镇压起义军,从清嘉庆五年(1800)起,汉中各县修建了大批堡寨,至今仍有众多留存于汉江南北山地。  注:本文所用资料来自以下史籍:《清史稿》、《圣武记》、《清代农民战争史资料选编》、清嘉庆《汉中府志》、民国《续修南郑县志》、《西乡县志》以及新编汉中各县县志、部分县政协编写的文史资料等。

《君九龄》这部剧除了彭小苒之外,男主金瀚也让人喜欢,之前在《锦绣未央》、《楚乔传》、《鹤唳华亭》中都有出演,并且演技口碑都非常不错,可以看出导演在选人方面也是非常用心的。虽然目前这部剧宣布了开机,目前尚未公布定妆照,不过有偷拍已经开始晒照了,先来欣赏一下彭小苒的开机照,照片中就能看出彭小苒的状态是非常不错的。

除了彭小苒之外,男主金瀚也令人喜欢,之前在《锦绣未央》《楚乔传》中都有出演,并且演技口碑都非常不错,目前这部剧宣布了开机,目前尚未发布定妆照。最后再为大家准备一张彭小苒的现代装照片,也是小编一直觉得比较好看的一张,一身运动装的彭小苒,隔着屏幕都令人觉得开朗,希望彭小苒之后在圈子里的发展可以越来越好!

当时嘉庆皇帝气坏了,清军将领明亮向嘉庆帝献了一条恶毒的计策,要各地地主组织武装民团,修筑碉堡。起义军一来,就把百姓赶到碉堡里去,叫起义军找不到群众帮助,得不到粮草供应。于是嘉庆帝下令各地采用这种计策,起义军的活动果然越来越困难。清军在川北一带围攻王聪儿。在这种情况下,王聪儿终于在郧西陷进敌人的包围。最终寡不敌众,但她与她的部下都不愿当俘虏,便从山顶,和部下一起悬崖上跳下来,英勇牺牲,年仅二十二岁。后来有一部影片叫做《白衣侠女》,演绎的就是王聪儿。

《白衣侠女电影》金庸先生曾在小说《鹿鼎记》中描绘的一位“白衣侠女纤尘不染,神功盖世浪迹江湖”的尼姑形象。据说她乃是大明崇祯皇帝的公主长平,但这毕竟是小说故事。据《明史》记载:李自成即将攻破紫禁城,崇祯皇帝虽然多有不舍,可他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成为俘虏,于是他狠心砍伤十六岁的长平公主后,长平公主晕死在血泊中,可他没有想到,公主的命特别大,虽然被砍了一剑,可只是把手臂给砍断了,并没有伤害到她的生命。长平公主后来被人发现,抬到周皇后的父亲周奎家中,五天后竟然苏醒过来。

白衣侠女电影免费在线观看由选秀电影网提供。

推荐江庚辰,寇占文,李俊峰,王美玲,贾平,李主演影片

同类型剧情片

  • HD

    破茧

  • BD国语超清

    搜索

  • BD1280高清中字版

    铃儿响叮当

  • BD国语超清

    黄金时代

  • BD中英双字

    哥本哈根

  • 正片

    八佰

  • DVD

    英雄儿女

  • HD

    夜曲

与《白衣侠女》相关的资讯

白衣侠女的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Copyright © 2019 选秀电影网